2020年高考志愿

懂懂日记 今天更新2020-07-21

2020/7/20 10:58:02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

懂懂日记 今天更新2020-07-21

小编是懂懂日记的忠实读者,懂懂年龄不大,但是写的文章透着很多人性,很多道理,作为同龄人读者收益颇丰,自今天起,本站也会转载懂懂老师的日记(微信搜索:懂懂日记 可关注懂老师公众号),推荐给同学们,如果想看更多懂懂作品,请微信搜索公众号“懂懂日记”以下为正文:

外面下雨。

有点大。

不能出去吃饭了。

那就在医院餐厅吃点吧。

打了一份小米粥,要了三个包子。

如今,医院餐厅很规范,跟学校食堂似的,看起来挺卫生的。

结果,小米粥我喝了没几口,发现一根头发。

老长老长了。

还打了个结……

那不能继续喝了。

我去跟卖粥的说声,一根头发。

大姐回了我一句:有头发不喝了就是。

我,虽然无语,也不能反驳,她说的有道理啊,有头发你还喝嘛?!

我拿着包子走了。

对于毛发,我是比较包容的,只要干餐饮就一定规避不了毛发,除非全是光头,汗毛也刮,腋毛也刮。

肯德基、麦当劳,也规避不了。

本地有家餐饮,也是连锁品牌,餐饮标准跟肯德基是同标准的,要去静电之类的,我问过一句,能规避头发不?

他说,不能百分百,也会遇到。

头发比例最高的食品类是什么?

普洱茶。

特别是杂牌的。

后来,很多茶客自己安慰自己:无毛不普洱。

云南有个读者送了我一饼普洱茶,他自己的品牌,起茶的时候至少起出了10根头发,一看就是男人的头发,而且是长发,又硬又卷。

我去一楼大厅溜达溜达。

一上电梯,两个娃,大娃应该有10岁左右了,小娃应该有个三四岁,大娃比较胖,脑袋有点歪,猛的一看就是有些呆萌,大娃看到我手里的包子,就要拿,旁边的男人应该是他爸,打了他手一下。

我急忙问:要吃吗?吃的话我给拿个,刚从餐厅买的。

他爸摆摆手,不要。

另外一个娃还坐着小推车,白净,这么大了还含个奶嘴,是一个阿姨推着,一看就没有血缘关系,这玩意有没有爱,一瞬间就能感受到,应该是找的陪护阿姨,从哪一点可以判断出呢?这个推小推车的跟开电梯的大姐很熟,聊起了天。

到一楼后,他们先下,我后下。

下了后,我特意看了看楼层示意图,原来楼上有个儿童康复科。

遇到了这样的孩子,父母也跟着遭罪,只能从佛教角度去安慰自己,这是自己上辈子欠他的,来索债了,我又想起了那个把孩子丢在地铁口的妈妈,孩子自闭症,因为这个原因老公也跟自己离婚了,自己带着这么一个孩子,又要工作,实在坚持不下去了,只能把他这么丢弃。

你说,她能没有爱吗?

她能不爱自己的孩子吗?

她太爱了,但是爱的喘不动气了。

我们这些外人声讨他们,很容易……

那个妈妈在倾诉时也很自责,意思是自己作孽了,孕期跟前男友有过一次,从那后,我总是劝那些怀孕后的女人,无论过去还是将来如何,这期间老老实实的,对孩子好,男人有个群体里,专门猎孕妇,微博上就有,有的甚至生产前的一天还去开房,我就曾经关注过这个群体。

我围着大厅走圈,在一个角落里蹲着一个帅哥,看穿衣打扮是很体面的,戴个眼镜很是斯文,看年龄也就是30岁。

一个人面向墙,蹲着。

在无声的哭泣。

从男人角度,这种哭法,这种发呆法,都是痛苦到了极致,又一圈的时候,我特意看了看他的手,没有手环,但是他又能进入病房区,说明他是陪护人员。

那么,他的哭法,要么是父母,要么是孩子。

媳妇的概率不大。

从直觉,我觉得更像是孩子。

晚上,我同学下班,问我过去聊几句不?我同学在NICU,我在门口又遇到了这位男人,从而判断,应该是新生儿,情绪好了很多,仿佛也平静了,在看抖音。

继续说遛弯。

电梯采取分层式管理,每部电梯停靠的楼层不同。

我觉得,在大城市,这么做是合适的。

在这个小县城,其实有些问题。

为什么?

很多人不知道,遇到电梯就上,电梯运行后才发现,不到达目标楼层。

反而更麻烦。

我这算读过书的,每次来都迷糊几次,我觉得应该再简单一点,例如10层以下到左边,10层以上到右边,不要这个来个1、3、5,那个来个7、8、9,针对特定群体要采取简单一点的逻辑。

收费区有一些防骗提醒,意思是有人可能提出要帮你用银行卡或微信付款,不要相信,因为出院时剩余款项要原路退回。

当时我在想,为什么医院是骗术的高发区?

因为,人的暴力是朝下的。

例如骗子只会选择更凄惨的人下手。

两男一女在商量事,声音很大,应该是农村来的,其中女的打扮的还可以,应该在城里居住,但是生活条件也一般,肚子很大,从身材管理来看,就是一般家庭。

其中年龄小的男子说:我是弟弟,这个话本不应该由我来说,这周花了8万多了,要不,咱不治了吧?

女的说,咱要听医生的,医生说有希望,咱就继续。

年龄大的一直不说话。

年龄小的说,人家医生咋可能发表意见?人家说的很明白了,就是看你们家属的意见?!

其实,女的也有些妥协。

但是,谁都不敢拍板,毕竟那是亲生父母。

继续溜达。

我遇到了穿便装的手术室护士。

我问,下班了?

她说,嗯。

我问,今天割了几个?

她说,下午割了四个。

我问,有奇葩的没?

她说,最后这个真的很奇葩,比鸡蛋还大,每次大便后都用手再塞回去,现在是实在塞不回去了才来治的,关键是还要求保守治疗,被大夫说服了,手术了,这个恢复起来肯定老费劲了,割的面积大,创口大。

我说,我那算轻的。

她说,你那个割不割都无所谓,医学上是有这么一个原则的,只要能和谐共处,就不需要动,人到了30岁以后,不能说追求浑身上下都很完美,而是要学会跟不适长期共存。

我说,你整天看,吃饭会不会恶心?

她说,刚参加工作时会,现在麻木了。

我在排椅上坐了一会,从排椅上能看到外面的几个大型的氧气罐,这个属于中转站模式,每天从工厂把液氧拉过来,再次灌装进去,然后再通往各病房。

大前年,有个读者来,她是济南的,就是做这类设备的,听说我们这边要建新医院,她来跑业务,这个业务叫液氧站,比这个还要高一级,但是要离医院一定的距离,集制氧、储存、供应于一体,医院只要够大,最终一定会上独立液氧站,现在的氧气储存罐,理论上是不符合消防规定的,离建筑物太近,几乎就紧挨着。

她说来我们城市出差很亲切,那次,她又颠覆了我对业务员的认识。

这类业务员,已经具有了一流的敲门能力。

就是她能敲开任一想敲开的门。

第一、她内心没有恐惧。

第二、她明白,一切都是生意。

留点资料,您先熟悉一下我们的业务,不一定非要选我们的,留个参考,若有意向可以联系。

留个随手礼。

就走了。

就这些?

是的!

哪像咱做业务?

先问问,谁认识医生?谁认识主任?谁认识院长?一层托一层,请个医生都喊了一大桌,请个主任喊了半壁江山,请院长更是痴心妄想。

这就是本事。

人,更多的时候,是被自己否定了。

当然,还有一点最重要。

要让人在数秒内喜欢上你这个人,她的确有这个天赋,我看她一眼也很喜欢……

那天,我在医院停车场转悠,还发现了一辆鲁A的车子,后面贴了个广告,办各类小众、特种工程资质。

这都是忽悠跑腿费的,其实什么都办不了。

跟黄牛帮你过户是一个道理,大部分黄牛帮你过户是帮你干什么?他比你熟悉流程,仅此而已,但是他左右不了任何操作。

除非,终极黄牛。

一个车管所,也就那么一两个终极黄牛。

基于我自己做的事以及我观察到的事,我突然在想,能给医院供氧气的这个企业,不一般,这个才是稳定的现金流,风雨无阻,每天都来,业务稳定,而且利润可观,与医院有关的业务,基本都是垄断式的,外人很难进入,例如电梯维保,价格是市场价的数倍,你有价格优势又如何?

不用你!

若是有资质能办个独立的氧气站,给医院管道供氧,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,当然,从外围来推测,手续也很难批,至少也是加油站的安全级别。

球馆老板就是开加油站的,众人最羡慕的就是他,说是他躺着坐着日赚5千,这个利润,谁不俯首称臣?

我喜欢逛停车场。

看看不同的车子。

我去逛了逛职工停车区,好车的确不少,宝马奔驰,但是这也不说明什么,例如咱娶个护士,咱能不给买辆大宝马吗?她同事开3系咱就给买个5系,人家都开5系咱就给买个7系,这很正常。

有辆老迈腾。

是头发已经花白的大叔开的,戴个眼镜,应该是资深老医生了。

后窗玻璃上贴着一行字,看视频就给钱。

然后是一个二维码。

逛完了这些区,我去急诊逛逛,我竟然又遇到了那辆Vespa,一位很漂亮很时尚的妈妈骑的,驮个娃,我应该是表现出了很兴奋,乃至她错以为我认错了人,其实我是想告诉她,我也有一辆,并且比你这个漂亮,因为你加装了这些改装件以后,有些画蛇添足,汽配城风了。

应该是男人喜欢摩托车,送她的。

救护车送来了一个车祸病人,浑身是血……

说是骑电动车跟三轮车撞了。

有次,我跟儿子同学的妈妈闲聊,聊起了孩子有没有出息,我跟她讲,我们的孩子考上清华北大和出人头地的概率与车祸残疾、吸毒、坐牢、颓废是相同的。

甚至,意外夭折。

所以,我们既要盼着孩子成龙成风,又要有一流的风险意识。

你看,大学生为什么艾滋病比例越来越高?

因为,接受的性教育太少,你问可以不戴T不?

小姐,都不同意。

大学生,多同意。

我们的孩子要面临三座大山:

第一、酒精。

第二、犯罪。

第三、性侵。

哪怕他很优秀,也可能会在这三座大山面前翻车,刘强东优秀不?高考状元,出人头地,也会在这些方面翻车。

酒精这么可怕?

我卖酒的时候,刘胜跟我讲,明星什么都能戒,就是戒不了酒精依赖。

性侵,作为男孩容易性侵别人,也容易染病。

作为女孩呢?

则容易被人侵犯。

大家都比较文明,很少登录那些乱七八糟的网站,有些网站每天都有大量的更新,其中有近半数就是迷药,而且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,女孩子什么都不知道……

为什么很少有人报警?

怕录像泄露。

另外,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。

就跟做手术全麻是一个道理。

所以,孩子成不成材先不说,先要做到不侵害别人,又能预防别人对自己的侵害,所以我们应该盼着自动驾驶的出现,因为电脑比人更安全,会降低死亡率,我写过安全驾驶的书,里面有个数据,每年车祸死亡人数差不多是一次汶川地震。

却很少引起重视。

孩子以及我们要接受什么样的教育?

能吃得了最苦的苦,也能享得了最幸福的福。

截肢后,牢房里,依然很坚强。

能笑。

你有如此的生命力作为地基,那么一切就没有问题,你可以看,为什么很多企业家出来以后依然能成企业家?

就是生命力倔强。

在里面坚持跑步,不能跑就快走,坚持洗冷水澡,做俯卧撑。

回到病房。

原来病房的两位都出院了,新来了一位,刚手术了,也是一位大姐,年龄40岁左右,痔疮出血加肛裂和肛瘘,属于很严重了,否则也不会来手术。

应该是年轻的时候在农村。

现在在城市。

家庭情况一般,老公在国外打工。

我回去的时候,她才手术三小时,没有陪床的,她已清醒,比我还厉害,我就已经属于很奇葩的了,但是我腿脚能动也是五个小时以后了,而她三个小时腿就能动了,甚至要下来。

单看精神状态,哪像刚下手术的人?

精神很饱满。

她左右挪动,说是憋着尿了,在我的记忆里,是六小时不允许动的,我去问问护士,护士说可以尿,但是不能去厕所,只能在床边。

但是她自己又搞不了。

我是个男的。

我问,你的陪护呢?

她说,买饭去了。

我问,去了多久了?

她说,一大会了。

她又左右挪动……

我说,这样吧,我隔着帘子扶着你。

可以。

她一个手上还扎着针,别看她腿脚能动,但是蹲不大稳,我使劲扶着她,好在刚手术完没穿裤子,尿完后她要收拾尿盆。

我说,你先别弄了,一会让陪床的给你弄吧。

众人可能关心,那屁股会不会漏血?

不会。

因为在麻醉的状态下,医生会很残忍的在屁股里塞很多纱布,拉都拉不出来,需要第二天给使劲拽出来。

为什么必须尿?

因为人憋大了劲以后,开关就不管用了。

尿不出来了,需要插管。

在住院的这些日子里,可以说见过病人百态,伺候的越仔细的越娇贵,哎呦哎呦的,像这个大姐这么硬的性格,我是第一次遇到。

我都发自内心地佩服。

真厉害!

好像电影里,被人砍了一刀,依然能抱起机枪扫射那种。

陪床的过了好久才来。

是她小姑子。

晚上,我跟护士聊起了这个倔强的女人,护士说,遇到最厉害的,割了痔疮的第三天去北京当兵去了。

那是年轻。

那能否让护士扶着尿尿?

这越界了。

护士只做护士的活,你不能连伺候病人都交给护士,除非是ICU。

人,真的活一口气。

这个气,体现出来,就是精神状态。

不管是什么人,只要是濒临死亡或已经死亡,都没法看,这就是为什么明星家属很痛恨偷拍的记者,我们看到的明星是他精神饱满时,而在生命的最后,他是没法看的。

不是有个说法嘛,大叔的堕落是从不运动开始的。

也就是没那股精神气了。

我感触最深的,是去送一个老朋友,年龄不大,正好50岁,平时感觉精神状态也不错,我去的时候,他正好断气,单纯看断气后的他,就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,没有两样。

大姐的小姑子特别像我一个骑友。

声音像,身材像。

不过我那个骑友年龄大了,至少50岁,也是个风云人物,应该归属老名媛系列,但是她比一般的名媛强,强在哪?

第一、出身好。

第二、工作好。

第三、身材好。

50岁了有马甲线,背也练的特别好……

女人们提起她,总是要退避三尺,总觉得她就是个骚狐狸精,而且她真的有本事,只要沾上她的男人,无论过去家庭多么和睦,都要纷纷提出离婚。

她三婚。

一嫁比一嫁强。

你说有意思不?

都说她有摄魂术,还说床上了得,喜欢在上面。

这些都是年龄大的骑友说的,咱不知道,毕竟对于咱而言,这就是大姐姐,甚至是前辈,没有太多交集。

关于她的传闻也多,八卦也多。

我跟她吃过几次饭,给我的感觉是很有素质的一个人,至于骚不骚,我没闻到,反正我对她评价是比较高的,,书香门第出身。

有次,跟一个朋友聊起了这位骑友,那个朋友问我如何评价?

我说,有一定能力的男人,不会轻易被性吸引,也不会轻易被骚吸引,若是为了这些,找年轻小姑娘就是了,说明,大姐身上是有真东西,这个东西是与性无关的,就是有一种独特的气质,可能是满足男人对妻子的所有幻想,否则,不会如此的兴师动众,毕竟离婚是个系统工程。

他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其实,把她理解为县城版的王菲,所有事就有了新的解读。

但是,县城人不愿意思考。

干脆,给贴个标签:骚货!

简单、直接。

上午,我出院,我花的比他们都少,因为我没怎么打针,那些中药我也拒绝,报销完我自己拿了2千多点,商业保险又给报销了,理论上我还能赚几千。

保险业务员专门过来帮我复印资料之类的。

她的意思是若是能改几个字,能报销的更多,有点类似在高速上爆胎了,若是你自己爆胎的,不赔,若是你压到了一个东西或被某个飞来横物给撞了一下引发了爆胎,那么是可以赔的。

改这几个字很麻烦,医生也承担风险。(因XX引发XX炎症)

我拒绝了。

我们是小地方,业务员做事还是喜欢胳膊肘朝外拐,例如当年有个卖车险的,东北大哥,业务做的非常棒,因为搞工程、养大车的都在他那边买,他的原则就一个,帮你赚回来。

他本身还是个中层。

这两年,应该这么做的难度比较大了。

来给我复印资料的这个保险业务员,是个女的,也很大胆,若是在上海这么做业务,早被投诉了,例如有人感觉自己不舒服,怀疑自己是恶性的,就提前告诉她了,意思是加点保险,她就让对方借身份证去检查。

最终,还是翻了车。

太低估理赔系统了,这是经过无数次智商挑战,已经把所有可能性都拦截了,怎么发现的?

结账的时候,用的客户自己的银行卡。

发病后,哪怕你的确没有留下痕迹,大概率也会被拒赔,首先就有一个免赔期,三个月或六个月,其次呢,他们的侦查手段是一流的。

关键是动不动经侦就介入。

我之前写过一个黄色福克斯,那小子驾驶技术特别菜,半年翻了两次车,第二次直接撞报废了,保险公司直接就报警了,立了案,他爹着急了,四处找人说情,意思是儿子没有诈保的心,就是驾驶技术太菜了。

只要不是真诈保,被调查也无妨。

人家只是怀疑。

所以,别在骗保险公司这方面动心思。

你看很多杀人案是怎么破的?

人都已经埋了,为什么又当命案侦查的,就是触发了保险公司的预警系统,你突然给某位亲人上了大额人身意外险,然后不多久,他果然没了。

能不报警吗?

有一种人身意外险是敢死队的模式。

就是自己得了绝症,想给家人留点什么,然后自己主动去出车祸。

办理出院手续。

我让同事把车给我开过来了。

盆子们我就不要了,我自己买了一个,他们送了三个,加上发的那个尿盆,我有五个盆子,走的时候我把最大的送给了隔壁床的大姐,她正好没买,我特别提示,我没用过,放心吧。

我把小一点的两个盆捎上。

然后是衣服、药,还有他们送的花。

一共搬了两趟。

回家。

回到家,我发现手机少了一个。

我随身携带三个手机,主用的是苹果8,我喜欢小屏幕的,副用的是一个苹果6PLUS,还有一个是华为P30,华为那个是大家都喊着爱国的时候我买的,基本没用。

我接着打。

发现能接通。

然后接着提示正在通话中。

我又打,关机了。

那么,我就复盘整个过程,手机到底在哪丢的?

我平时很少丢东西,很仔细的一个人,特别是手机、电脑,这对于我而言都是饭碗,格外的重视,每次出门回家都是要仔细查验的。

出病房时我特意检查过的。

想了想,就是坐电梯的时候,我包朝后背着,应该是被人拉开,拿了手机,当时人很多,我试着有人碰了我,我回头看了一下,是个女的,我也没在意。

丢的是6PLUS,不值钱,几百块钱。

里面也没东西。

就登录着一个微信。

丢了丢了吧,无所谓了,我就在想,要么是碰我屁股的那个女的偷的,要么就是我身后那个大哥偷的,她戳我屁股是想提醒我,当时电梯里人很多,而我端了几个盆,还背了两个包,所以疏忽了。

好在,别的都没丢。

我那个手机没有密码,里面还有钱,我还是第一时间去挂失吧。

于是,我接着去了营业厅。

把卡补办了一下。

顺便打开苹果手机的定位功能,看了一下,这个手机出了医院朝东走了,然后又转回来朝西走了。

我觉得不是个惯偷。

因为,惯偷在疫情期间进不去。

其次,惯偷会第一时间关机,而他这个一直没关机,是我打电话后才关机的,而且有些很紧张的感觉,兜了好几个圈。

算了,不计较了。

我想吃水饺了,还是那家安利主题的,饭店里用的水也是安利的活水,水饺的确不错,老板也很好,一般做的很好的餐厅不大欢迎独自吃饭的客人,毕竟去了啥也不点,只点盘水饺,还占一个桌子。

但是,这个老板不,她不介意。

去了就欢迎。

关键长的也好。

我在1号桌,自己点了一份水饺。

2号桌上也是一个人,一个女生,一看打扮就不是本地人,穿了个背带裤,短发,戴个眼镜,貌似刚哭过,还开了两瓶啤酒,旁边还放了一个背包。

来旅行的?

我看了她几眼。

她看了我几眼。

我去拿蒜,一大把,顺便问了她一句:要不?

她略好奇的问:就这么吃?

我说,我们这边都这么生吃。

她问,你这T恤是不是NEIL BARRETT的?

我说,我不知道,父亲节,我儿子送我的。

她问,你儿子多大?

我说,十岁左右。

她问,多少钱买的?

我说,市场价是1999,父亲节活动价是960,他拿我淘宝账号买的。

她问,穿着如何?

我说,我觉得跟10块钱的T恤没区别。(我在朋友圈晒过,都说地摊货。)

过了一会。

她问我,你会喝酒不?

我说,我会,但是我不能。

她问,有什么不能的?

我说,我说了理由你会没有食欲的,我的确不能。

听口音,东北姑娘。

短发,很精神,年龄30岁左右。

虽然看起来也就是20岁出头,但是脖子上有褶子,看一个人年龄很容易,女的就看脖子,男的看眼睛,人衰老程度与眼睛的浑浊程度成正比。

按照我对我家这一带的理解。

在这边活动的东北姑娘,多是夜店工作的,要么就是在旁边单身公寓租房住的,那个叫什么商住一体。

我之前的办公室就在那个楼上,天天跟她们碰面,大白天就哎呦哎呦的,走廊里此起彼伏,所以我把办公室卖了。

我这种油腻大叔,很难吸引人,一周没洗澡了,光脚穿着运动鞋,大裤衩,大T恤,所以我知道自己不是吸引姑娘的男人,所以咱很有数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对我很感兴趣。

因为车子?

毕竟是开法拉利的男人。

她说,咱拼桌吧。

我说,不合适,我只点了水饺。

她说,我请你。

因为我就在旁边小区居住,我怕产生不必要的绯闻,我特意过去跟老板类似八卦似的说了一句,那姑娘干什么的?要跟我拼桌,咱是个男的,怎么也要点个菜。

点了个卤肉拼盘。

姑娘硬是把酒给我倒上了。

我说,我不能喝酒。

她说,喝吧,没事。

我说,我拿瓶芬达陪你吧,你多理解,若是平常日子,肯定喝。

就是北方遇到了北方人。

可是,她非怀疑我迂腐。

我给她看了一下我的出院记录,上午刚出院。

她才放过我。

饭吃的很快,我说不喝,她自己也没劲头了,没有半小时,就吃完了,她说回酒店了,我问是来旅游的吗?她说,是来上坟的。

加个微信吧。

我问要不要送她去酒店。

她说,不用,两步远,住汉庭。

看她背影,我突然觉得这女孩肯定是做艺术工作的,因为整体搭配很好,很协调,包括包包以及包包上的吊坠,都恰到好处。

这需要一定功底的审美,从她问我衣服来看,她应该是做服装相关工作的。

从豪放的性格来看,应该也是阅男无数。

我只是推测。

晚上,聊了几句,她有个大学同学老家是青岛这边的,这是她第二次主动出击,她特别喜欢他,但是两次都扑空了,男的对她没感觉。

男的父母是海关的,自己也进了海关系统。

她自己在大连做点生意,与服装有关的。

她去年还考了博士,算是博士在读。

给我看了俩人的聊天记录,男的完全是敷衍,说自己出差了,我推测就在青岛,但是她又找不到他。

真是人比人气死人,这么好的女人,主动送上门,不要?

你哪怕不娶人家,睡一觉总是可以的吧?

也不!

那姑娘为什么跑到我们这里来了?

真是来上坟的,她爸爸的爷爷是闯关东去的吉林,老家是我们这边的,这是她第一次来寻亲,但是也没寻上,只是买了点纸,去村头烧了,也不知道她祖宗埋在哪。

更奇葩的还在后面。

她写了很长一段文字,最后一段是:马上30岁的女人,还没有享受过性生活!没有体验过女人的快乐!真的,太遗憾了!就应该在大学时候谈恋爱啊!!!体验年轻的,二十来岁的肉体跟荷尔蒙啊!!因为三十岁的你根本体验不到了!!

单看外表、性格,总觉得她应该是千帆过尽的。

没想到……

与她妈有直接的关系,陪读到研究生!

我问,吃饭时,你为什么跟我搭讪?

她说,你说话跟他说话太像了。

我心想,整个山东,从淄博往东,都是一个口音,之前读者见面会时,大家都说我像黄渤,那是你没来山东,你来了,人人都是黄渤。

次日,坐车回青岛,飞回大连了。

给我发了三个字:死心了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别说明:

A、文章非纪实文学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对号入座!

B、文章为有偿阅读,单篇1元,包年200元,可日付可年付。

C、公众号:懂懂朋友圈,每天更新健身、定投、私人生活。

f send us a message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08:00-23:30

选择客服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18570606111

18570606111
工作时间08:00-23:30

关注
微信

关注官方微信
顶部